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mm6666.com >  正文
蚂蚁出海记
发布日期:2019-07-13 03:14   来源:未知   阅读:

  维贾伊·谢卡尔·沙玛,印度移动支付和商务平台Paytm的创始人,对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有些“羡慕嫉妒恨”,因为后者有一位华裔妻子,而且会说中文。“我也很想学普通话,那就可以直接和你们交流。”维贾伊说。

  过去两年,这位“印度版马云”来了中国十多次,渐渐成了“中国控”。“我们来多少次都觉得不够,因为每一次来都会学到很多新东西。”而维贾伊最近一次来中国杭州出差时,下飞机后一路都在玩一款许多中国人习以为常的App——高德地图。

  维贾伊如此喜欢中国的原因或许可以从他的事业中找到答案。过去两年多,他所创办的“印度版支付宝”Paytm的用户数从不到3000万增长至超过2.2亿,跃升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他说,Paytm的飞速成长离不开来自中国互联网的启发,以及Paytm的投资方之一蚂蚁金服的支持。

  维贾伊曾经把蚂蚁金服的一支技术团队请到了印度,希望借此改造Paytm的技术能力。“跟蚂蚁金服的合作就像是上了一个MBA的课程。”在Paytm的中国合作伙伴的眼中,相比传统的“造船出海做贸易”,现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中,“出海造船教技术”更能有效帮助像维贾伊一样的海外年轻创业者,只是这个过程十分不容易。

  今年4月,蚂蚁金服工作人员潘晓凌被派去Paytm位于印度德里卫星城诺伊达的总部出差。在陌生而有些混乱的印度街头,有一个熟悉的图案经常进入她的视线:在尘土飞扬的“突突车”后座上,在餐馆的前台边,在路边的飞饼摊前……都可以看到二维码。

  这个二维码是维贾伊2016年6月从中国移植过去的,他说:“在Paytm引进之前,印度是没有二维码的。”事实上,在Paytm开始与蚂蚁金服合作之后,发明于日本,成熟于中国的二维码支付技术,改变了印度人的生活习惯。

  在印度,许多家庭最重要的娱乐方式是看电影,但看什么电影、什么场次往往要到电影院才能决定,临时排队可能会耗费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对此,被派驻印度Paytm的蚂蚁金服网络工程师们非常不解:为什么不提前在网上买好电影票呢?而他们得到的答案是:“印度人更喜欢直接到现场,有一种惊喜感。”

  但蚂蚁金服的工程师们认为,随着印度经济发展,印度中产阶层会不断扩大,时间和便捷性会显得更加重要。维贾伊在中国也看到了网购电影票的便利性,最终Paytm上线了这一功能。Paytm在电影海报上铺上二维码,用户扫一扫就能直接订票。

  仅仅上线一个月后,印度市场就有六分之一的电影票通过Paytm的合作伙伴在网上销售。尝到甜头的Paytm还创新了二维码支付的玩法,不用扫码打印电影票,直接在影院入口让工作人员扫描二维码就能入场。

  从去年6月Paytm在印度推广二维码开始,目前Paytm接入的线万,是印度各种银行卡和收单POS机线倍还多。

  但故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维贾伊说,对于在印度推广二维码支付,自己一开始也没把握。“我们最大的困难在于他们对科技产品的不习惯,另外,印度基建相对来讲也没有那么发达。”印度有12亿人口,但拥有银行账户的大概只有2亿人,移动网络的质量也经常不稳定。

  因为种种现实问题,对于维贾伊提出的二维码支付想法,彼时Paytm的董事会也有过争议。蚂蚁金服印度项目负责人陈彦记得,当时不少人担心,要凭Paytm一家之力去推广二维码支付需要铺设许多扫码机,这样的成本难以负担。

  当时,陈彦建议学习中国的二维码推广经验,用一张纸把二维码打印出来,就可以实现移动支付。找到降低成本的办法后,Paytm专门拍了视频和照片,在印度的电视台、网络上投放,教用户使用二维码支付。

  为推广用户之间转账,Paytm曾设立转账奖励金,随即就有人钻空子:由于印度手机号码不是实名制,所以用户可以注册好几个不同的手机号码,以不同的手机号注册好几个Paytm账户,几个账号之间相互转账,从而套取数笔奖励金。发现这种作弊方式后,Paytm的管理层一度决定关闭用户之间转账的功能,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因为用户之间转账是Paytm用户使用最高频的功能。

  维贾伊事后反思,作为一家移动支付公司,Paytm当时的风险控制能力太弱:风控团队不到10人,既要做风险分析,还要做政策和策略分析;审核用户的历史行为和相关信息时,采取的是人工的方式,整个过程中大多依靠的线下纯手动的风险分析。

  为此,从2015年8月开始,蚂蚁金服一支由数十名跨部门的专业人员组成的团队就频繁飞往德里,在技术、风控、产品、运营等环节,共同与Paytm员工展开日常工作,给Paytm输出金融风控的“中国方案”。

  蚂蚁金服国际事业部资深总监郏航说,这个“中国方案”就是把过去在中国逐渐建立起来的“场景金融”风控技术移植到Paytm,让他们可以挖掘用户的交易行为大数据,从而预判交易风险。蚂蚁金服自主研发的安全风控技术、防欺诈技术、反洗钱技术等,合作伙伴都可以直接使用。

  未来,这支技术团队还准备帮助Paytm建设了一套远程开户系统,依靠指纹识别和人脸识别技术,让印度农村地区的用户也可以使用Paytm的服务。郏航说,技术出海帮助Paytm实现了实时风险识别和决策,而不再依赖线下的人工处理方式来防控金融风险。

  熊务真是蚂蚁金服派驻印度的技术团队负责人。他总结说,这种技术出海的合作方式最直接的好处是,可以为印度的合作伙伴节省好几年的研发成本和发展时间。

  “在部分海外新兴经济体中,个人及小微金融服务市场基础设施普遍欠发展,通过技术输出进行海外拓展是更好的选择。”先后参与过蚂蚁金服在印度、泰国“技术出海”的熊务真感受到,中国的互联网技术优势正在向周边国家溢出。

  蚂蚁技术出海的脚步还迈进了泰国等东南亚国家:2016年11月,与泰国支付企业AscendMoney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今年2月,注资菲律宾最大数字金融公司Mynt;4月12日,蚂蚁和印尼Emtek集团宣布成立一家合资公司。

  但国际化步伐加快并不代表就能在当地做好,10年前eBay在中国不敌淘宝的案例依然影响着阿里系全球化的思路:出海的产品和服务只有本地化才可能获得最大成功。在技术出海之外,怎么在当地市场落地生根,是一个同样十分重要的问题。

  郏航表示,蚂蚁出海首先会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合适”的含义是,双方可以取长补短,拿出彼此的优势资源来合作。今年2月,蚂蚁金服宣布向韩国移动信息服务提供商Kakao集团旗下支付业务部门投资2亿美元,后者旗下的免费聊天软件KakaoTalk在韩国的使用率超过95%,每日信息发布量超过1亿条。

  对于这项合作,郏航坦言:“我们的金融属性更强,整体的业务架构更完整,但社交属性很弱,而社交平台的竞争很激烈,因此我们在合作的时候,也会约定好社交由他们来做,支付我们来做。”

  但要落地生根,仅仅依靠与合作伙伴的取长补短远远不够,还需要把本地化发挥到极致。国际化步伐迅速的蚂蚁金服称不打算在海外开设分公司,而是采取“技术输出+当地合作伙伴”的模式。

  这也就意味着,要尽量了解当地金融环境、技术水平和市场需求,“吃当地菜、学当地话,与当地人打成一片”,因为对当地市场、文化最了解的,一定是本地公司。

  在印度工作一段时间后,熊务真更加笃信,决定成败的细节往往只有当地人才能明白。“印度大多数人的智能手机都是廉价低端的,内存小,硬盘小;印度人对流量也非常在意,印度的移动互联网远不像中国那么成熟稳定和流畅,所以Paytm的应用不能做得很大,耗费的流量越小越好。印度人很少使用密码登陆,所以在印度操作Paytm的场景中最常用的‘钥匙’,是手机短信发送的随机验证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徐远认为,相比过去中国企业出海时经常采取的国际贸易、投资设厂的做法,以蚂蚁金服和阿里云为代表的企业创造了技术出口这种新模式。“技术出海+本地化运营,这是和其他的出海企业很不一样的角度,这对我来说是很新的角度。”徐远认为,这类做法对于“一带一路上”的初创企业和创业者来说,可能更有帮助。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林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05月09日 11 版)

  维贾伊·谢卡尔·沙玛,印度移动支付和商务平台Paytm的创始人,对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有些“羡慕嫉妒恨”,因为后者有一位华裔妻子,而且会说中文。“我也很想学普通话,那就可以直接和你们交流。”维贾伊说。

  过去两年,这位“印度版马云”来了中国十多次,渐渐成了“中国控”。“我们来多少次都觉得不够,因为每一次来都会学到很多新东西。”而维贾伊最近一次来中国杭州出差时,下飞机后一路都在玩一款许多中国人习以为常的App——高德地图。

  维贾伊如此喜欢中国的原因或许可以从他的事业中找到答案。过去两年多,他所创办的“印度版支付宝”Paytm的用户数从不到3000万增长至超过2.2亿,跃升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他说,Paytm的飞速成长离不开来自中国互联网的启发,以及Paytm的投资方之一蚂蚁金服的支持。

  维贾伊曾经把蚂蚁金服的一支技术团队请到了印度,希望借此改造Paytm的技术能力。“跟蚂蚁金服的合作就像是上了一个MBA的课程。”在Paytm的中国合作伙伴的眼中,相比传统的“造船出海做贸易”,现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中,“出海造船教技术”更能有效帮助像维贾伊一样的海外年轻创业者,只是这个过程十分不容易。

  今年4月,蚂蚁金服工作人员潘晓凌被派去Paytm位于印度德里卫星城诺伊达的总部出差。在陌生而有些混乱的印度街头,有一个熟悉的图案经常进入她的视线:在尘土飞扬的“突突车”后座上,在餐馆的前台边,在路边的飞饼摊前……都可以看到二维码。

  这个二维码是维贾伊2016年6月从中国移植过去的,他说:“在Paytm引进之前,印度是没有二维码的。”事实上,在Paytm开始与蚂蚁金服合作之后,发明于日本,成熟于中国的二维码支付技术,改变了印度人的生活习惯。

  在印度,许多家庭最重要的娱乐方式是看电影,但看什么电影、什么场次往往要到电影院才能决定,临时排队可能会耗费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对此,被派驻印度Paytm的蚂蚁金服网络工程师们非常不解:为什么不提前在网上买好电影票呢?而他们得到的答案是:“印度人更喜欢直接到现场,有一种惊喜感。”

  但蚂蚁金服的工程师们认为,随着印度经济发展,印度中产阶层会不断扩大,时间和便捷性会显得更加重要。维贾伊在中国也看到了网购电影票的便利性,最终Paytm上线了这一功能。Paytm在电影海报上铺上二维码,用户扫一扫就能直接订票。

  仅仅上线一个月后,印度市场就有六分之一的电影票通过Paytm的合作伙伴在网上销售。尝到甜头的Paytm还创新了二维码支付的玩法,不用扫码打印电影票,直接在影院入口让工作人员扫描二维码就能入场。

  从去年6月Paytm在印度推广二维码开始,目前Paytm接入的线万,是印度各种银行卡和收单POS机线倍还多。

  但故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维贾伊说,对于在印度推广二维码支付,自己一开始也没把握。“我们最大的困难在于他们对科技产品的不习惯,另外,印度基建相对来讲也没有那么发达。”印度有12亿人口,但拥有银行账户的大概只有2亿人,移动网络的质量也经常不稳定。

  因为种种现实问题,对于维贾伊提出的二维码支付想法,彼时Paytm的董事会也有过争议。蚂蚁金服印度项目负责人陈彦记得,当时不少人担心,要凭Paytm一家之力去推广二维码支付需要铺设许多扫码机,这样的成本难以负担。

  当时,陈彦建议学习中国的二维码推广经验,用一张纸把二维码打印出来,就可以实现移动支付。找到降低成本的办法后,Paytm专门拍了视频和照片,在印度的电视台、网络上投放,教用户使用二维码支付。

  为推广用户之间转账,Paytm曾设立转账奖励金,随即就有人钻空子:由于印度手机号码不是实名制,所以用户可以注册好几个不同的手机号码,以不同的手机号注册好几个Paytm账户,几个账号之间相互转账,从而套取数笔奖励金。发现这种作弊方式后,Paytm的管理层一度决定关闭用户之间转账的功能,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因为用户之间转账是Paytm用户使用最高频的功能。

  维贾伊事后反思,作为一家移动支付公司,Paytm当时的风险控制能力太弱:风控团队不到10人,既要做风险分析,还要做政策和策略分析;审核用户的历史行为和相关信息时,采取的是人工的方式,整个过程中大多依靠的线下纯手动的风险分析。

  为此,从2015年8月开始,蚂蚁金服一支由数十名跨部门的专业人员组成的团队就频繁飞往德里,在技术、风控、产品、运营等环节,共同与Paytm员工展开日常工作,给Paytm输出金融风控的“中国方案”。

  蚂蚁金服国际事业部资深总监郏航说,这个“中国方案”就是把过去在中国逐渐建立起来的“场景金融”风控技术移植到Paytm,让他们可以挖掘用户的交易行为大数据,从而预判交易风险。蚂蚁金服自主研发的安全风控技术、防欺诈技术、反洗钱技术等,合作伙伴都可以直接使用。

  未来,这支技术团队还准备帮助Paytm建设了一套远程开户系统,依靠指纹识别和人脸识别技术,让印度农村地区的用户也可以使用Paytm的服务。郏航说,技术出海帮助Paytm实现了实时风险识别和决策,而不再依赖线下的人工处理方式来防控金融风险。

  熊务真是蚂蚁金服派驻印度的技术团队负责人。他总结说,这种技术出海的合作方式最直接的好处是,可以为印度的合作伙伴节省好几年的研发成本和发展时间。

  “在部分海外新兴经济体中,个人及小微金融服务市场基础设施普遍欠发展,通过技术输出进行海外拓展是更好的选择。”先后参与过蚂蚁金服在印度、泰国“技术出海”的熊务真感受到,中国的互联网技术优势正在向周边国家溢出。

  蚂蚁技术出海的脚步还迈进了泰国等东南亚国家:2016年11月,与泰国支付企业AscendMoney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今年2月,注资菲律宾最大数字金融公司Mynt;4月12日,蚂蚁和印尼Emtek集团宣布成立一家合资公司。

  但国际化步伐加快并不代表就能在当地做好,10年前eBay在中国不敌淘宝的案例依然影响着阿里系全球化的思路:出海的产品和服务只有本地化才可能获得最大成功。在技术出海之外,怎么在当地市场落地生根,是一个同样十分重要的问题。

  郏航表示,蚂蚁出海首先会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合适”的含义是,双方可以取长补短,拿出彼此的优势资源来合作。今年2月,蚂蚁金服宣布向韩国移动信息服务提供商Kakao集团旗下支付业务部门投资2亿美元,后者旗下的免费聊天软件KakaoTalk在韩国的使用率超过95%,每日信息发布量超过1亿条。

  对于这项合作,郏航坦言:“我们的金融属性更强,整体的业务架构更完整,但社交属性很弱,而社交平台的竞争很激烈,因此我们在合作的时候,也会约定好社交由他们来做,支付我们来做。”

  但要落地生根,仅仅依靠与合作伙伴的取长补短远远不够,还需要把本地化发挥到极致。国际化步伐迅速的蚂蚁金服称不打算在海外开设分公司,而是采取“技术输出+当地合作伙伴”的模式。

  这也就意味着,要尽量了解当地金融环境、技术水平和市场需求,“吃当地菜、学当地话,与当地人打成一片”,因为对当地市场、文化最了解的,一定是本地公司。

  在印度工作一段时间后,熊务真更加笃信,决定成败的细节往往只有当地人才能明白。“印度大多数人的智能手机都是廉价低端的,内存小,硬盘小;印度人对流量也非常在意,印度的移动互联网远不像中国那么成熟稳定和流畅,所以Paytm的应用不能做得很大,耗费的流量越小越好。印度人很少使用密码登陆,所以在印度操作Paytm的场景中最常用的‘钥匙’,是手机短信发送的随机验证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徐远认为,相比过去中国企业出海时经常采取的国际贸易、投资设厂的做法,以蚂蚁金服和阿里云为代表的企业创造了技术出口这种新模式。“技术出海+本地化运营,这是和其他的出海企业很不一样的角度,这对我来说是很新的角度。”徐远认为,这类做法对于“一带一路上”的初创企业和创业者来说,可能更有帮助。